股票配资_期货配资_配资平台-配资之家

您的位置:首页 >证券配资 >

上半年地方经济图谱:中西部优势明显 华北东北堪忧

时间:2020-07-27 16:31:37 | 来源:界面新闻

截至7月27日,除黑龙江外,全国其他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悉数公布了上半年经济成绩单。其中,16个省份GDP增速实现了正增长,22个省份经济增速好于全国-1.6%的水平。

中西部地区优势明显

从增速上看,中西部地区处于绝对优势,GDP增速排名前10的省份有9个位于中西部。

排在前两位的西藏和新疆,上半年GDP同比增速分别达到5.1%和3.3%,是30个省份中仅有的两个增速超过3%的地区。贵州、甘肃并列第三,增速均为1.5%,湖南、宁夏和青海列五至七位,增速分别为1.3%、1.3%、和1%。

苏宁金融研究院消费金融中心主任付一夫对界面新闻分析称,中西部地区增速领先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中西部地区各省份经济总量要远小于东南沿海经济发达的省份,低基数效应使得这些地区更容易保持较为良好的增长速度。

其次,中西部地区各省份人口密度要远低于东部省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也较少,疫情防控压力相对较轻,对经济冲击相对有限。此外,这些地区的务工人员以本地人口为主,复工复产的推进更为方便顺利。

拆分数据来看,工业经济特别是高技术制造业和新兴产业对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长起到了关键作用。

例如,上半年,新疆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比上年同期增长18.2%,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长12.2%。甘肃省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6%,其中,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0%,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4.0%,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1.8%。

付一夫指出,目前中西部地区正处于改造传统产业、培育新兴产业、不断扩大内需的发展阶段。在新兴产业方面,西部与东部地区相比有明显差距,为推动中西部地区的进一步发展,要继续加大中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的政策扶持力度,不断完善基础设施、配套产业和相关软环境的建设,引导外资投向中西部,同时也要鼓励中西部地区利用各自的地缘优势积极与相邻国家建立对外贸易和外资合作,以此带动经济发展。

东北、华北压力不容小觑

上半年经济增速后五位中,除疫情严重的湖北省外,其余4个均位于东北和华北。其中,天津市继一季度后再次位列倒数第二,上半年经济同比下降3.9%(注:经修订后的天津市2019年上半年GDP总量为6556.84亿元),稳增长压力巨大。辽宁、内蒙古和北京市上半年表现也不佳,地区经济分别同比下降3.9%、3.8%和3.2%。

和全国其他地区相比,上述省份消费支出明显疲软。比如,1-6月累计,黑龙江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22.7%,天津市同比下降21.7%,辽宁同比下降17%。

“这几个省市都是今年上半年经济负增长幅度比较大的,当地居民出于收入预期和避险心理,更多采取持币观望态度,经济大环境是制约消费的一个重要原因。”付一夫说。

他指出,东北地区,尤其是黑龙江省人均可支配收入相对较低,受疫情影响的程度也更深,当地居民消费更趋保守。天津市则因为近年来经济表现低迷,居民消费情况也不尽如人意。

此外,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对界面新闻表示,东北和华北地区经济增速相对偏低,反映出这两个地区的增长动能偏弱。

“东北地区老工业基地缺乏新活力,并且面临年轻劳动力外流压力,对经济增长带来影响。华北地区是传统重工业和资源依赖型产业密集的区域,面临产业升级、环保压力,需要提升经济发展质量,从粗放型经济模式向集约型经济模式转变。”他说。

黑龙江省省长王文涛在7月23日的省政府常务会议上强调,下半年要高度关注消费回补,强化财政收支平衡、全力以赴推进稳就业。大力推进百大项目“加强版”建设,把“两新一重”(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型城镇化建设,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和央企合作项目纳入百大项目库,紧紧抓住建设黄金期,加快建设进度。

受疫情影响最深的湖北省上半年经济同比下降19.3%,虽仍排在末尾,但降幅较一季度收窄了19.9个百分点,改善力度居全国之首。

湖北省政府网站7月20日公布的上半年经济数据解读显示,上半年,湖北农业生产、工业经营、社会消费分别恢复至去年同期近九成、八成和六成水平,降幅比一季度分别收窄17.2、25和10.8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下降56.2%,但降幅比一季度收窄26.6个百分点;进出口恢复接近去年同期水平,降幅比一季度收窄19.4个百分点。

广西跻身半年GDP“万亿俱乐部”

从总量来看,今年上半年GDP排名前十的省份依次为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四川、福建、湖南、安徽和湖北。和去年同期相比,前六位座次未发生变化,第七至十位有所调整。其中,湖北下降3位至第十,福建、湖南各上升1位至第七、八,安徽上升2位至第九,上海则掉出前十行列。

今年上半年,上海GDP同比下降2.6%,增速逊于全国,这主要是因为占上海经济比重最大的第三产业在疫情中受到严重打击。不过,从具体数据来看,上海经济仍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

来自上海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上半年,上海固定资产投资总额比去年同期增长6.7%,排名全国第五,其中,工业投资增长15.0%,领衔各投资分项。此外,上半年上海市实到外资102.8亿美元,在高基数上再次同比增长5.4%,凸显疫情下上海对外商的吸引力不减。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有新冠疫情的不利影响,今年上半年全国经济“万亿俱乐部”成员数较上年同期增加了1个至19个。广西以10206.04亿元的GDP总量成为新晋成员。

付一夫对界面新闻称,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的持续向好,各行各业复工复产稳步有序推进,再加上从中央到地方一系列调控政策的作用,各省的经济运行态势得到了较好的改善,也从侧面反映出中国经济的韧性十足。

他指出,尽管二季度中国经济转正,但目前海外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全球供应链体系将持续受到影响,下半年地方稳增长不能松懈。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一是要继续促进居民消费,二要通过完善营商环境、优化外贸结构、主动拓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新兴市场等方式来助力稳外贸外资,三是要通过技术进步、资源配置优化、规模经济和管理改进等手段来提高生产效率。”付一夫说。

刘学智认为,未来地方发展经济要因地制宜,比如以江浙沪为代表的东部地区不必再继续以GDP规模扩张为主要目标,更多地是要推动结构转型升级,重在发展第三产业以及高技术产业,中西部地区在兼顾GDP规模和经济增速的同时,加快经济转型,同时带动城乡协调一体化发展。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